9.我為何會這樣

收割前採樣,準備送成大檢驗農藥殘留。
我很討厭農藥。
七年前陪父親去成大血液腫瘤科看診,主治醫師故作輕鬆地推一下黑框眼鏡,看著父親親筆Note,逐一回答他想知道的10個問題。
第9個問題,很哽喉。
這張Note,一直收在皮夾,直到告別式前一天。
燒庫錢時,選擇讓它跟著紙錢化了,那晚隨著八掌溪放流,想忘了它。
但,我終究是個無法忘懷家鄉的後壁人。
幾次用谷歌街景探索後壁老家,想拔除哽在喉嚨的刺,卻在102年的時光軸看到父親過世前的最後身影,正背著農藥桶,在田埂噴除草劑。
農藥桶激怒我,也激發我要讓農藥在後壁消失的決心。
山,很高很遠,就一步一步走吧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